360免费足球直播|足球巴巴贴吧

亦舒的《我的前半生》是對魯迅《傷逝》的現實演繹

作者: 來源: 2017-07-26 14:21:42

 
 

  隨著電視劇《我的前半生》熱播,原著小說及其作者亦舒迅速成為“刷屏”的話題,然而,不少觀眾認為電視劇把亦舒的原著“改得面目全非,一點也不亦舒”。原著究竟寫了啥?昨日,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小說責編李穎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亦舒的故事大都套著情感的殼,講述現實的核。小說講了一個非常勵志的故事,也是生活中可能會遇見的事。

  套著情感的殼 講述現實的核

  遼沈晚報:劇版《我的前半生》較之原著改動非常大,除了保留女主的原名,幾乎所有的情節都是“另起一行”,賀涵、老卓也都是新增人物。能談談您對亦舒原著的印象嗎?

  李穎:在我看來,亦舒的故事大多套著情感的殼,講述現實的核。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故事主角子君前半生順風順水,畢業戀愛結婚,做了13年全職家庭主婦,在35歲時卻被一個平凡女子奪走丈夫。沒有工作、失去家庭,子君的人生不得不重新開始,重新工作、重新生活、重新戀愛……最終重獲新生。

  因為出版編校的緣故,我又讀了好幾遍原著。因讀得細致,反而覺得亦舒下筆處處引人深思。小說一開始,涓生就對子君提出離婚,而好友唐晶在子君身邊幫助她渡過難關,也點醒她看清生活的真實面貌,“沒有人能夠幫我們,以前小時候,我也曾擁有過偶像,后來我發覺,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。只有我才會幫自己渡過一山又一山,克服一次又一次難關”。《我的前半生》其實是一個非常勵志的故事,也是在生活中可能會遇見的事。

  遼沈晚報:有人說,《我的前半生》從某種意義上講,是對魯迅《傷逝》的續寫,對此您怎么看?

  李穎:《我的前半生》是亦舒對魯迅《傷逝》的當代現實版演繹。短篇小說《傷逝》是魯迅唯一一篇描寫男女愛情的作品,講述了子君和涓生沖破傳統家庭阻礙,從自由戀愛到婚姻破裂的故事。其中,女主人公子君的遭遇極具深意:她被涓生拋棄后,無法回歸家庭,也無法進入社會,最終病餓而死。在魯迅看來,婦女只有掌握了經濟大權,參與社會生活,不把婚姻當成唯一的職業,才有可能獲得真正的“解放”和“自由”。

  亦舒把子君與涓生的故事搬到了1980年代的香港,試圖塑造出一個新的“子君”,改寫了她半個世紀前的悲劇命運。在新的環境下,亦舒使女主角子君徹底意識到獨立的重要,她自食其力,逐漸實現了人生價值。

  作品倡導女性重視工作 獨立自強

  遼沈晚報:您覺得亦舒的語言、文字以及字里行間流露出的處世哲學,對女性有著怎樣的幫助和啟迪?

  李穎:自重自愛然后愛人。亦舒的小說其實重點都不是講愛情,而是講女性的成長。這也是這么多年來她的小說受到女性讀者歡迎的原因。她們在這個繁華都市里以各種出身、各種姿態拼搏,一步步走下去,站穩腳跟,直至遇見良人。“無論怎么樣,一個人借故墮落總是不值得原諒的,越是沒有人愛,越要愛自己”。亦舒教會我們看清生活的真相,然后勇敢前行。“風景這么好,我們的生命還有很長一截,路的確是彎曲一點,但有什么關系?我們最終會到達羅馬”。

  亦舒用她的筆教我們成長與獨立,也學習愛與被愛。她告訴我們:“人人都覺得生活虧欠他,現在我明白了,我們不快樂是因為我們不知足,我們太貪心。”“要什么歸宿?我已找回我自己,我就是我的歸宿。”其中的灑脫與自愛,值得很多人一生受用。

  遼沈晚報:有觀眾說給出負面評價說一個好好的女性勵志故事被改編成了“婆媽劇”,您怎么看?

  李穎:電視劇是在小說基礎上的延伸與改編,編劇對作品進行了“本地化”處理,將故事移植到了當代大都市上海,表現了當代女性對自我、婚姻、事業、家庭等多個維度的思考以及多元價值的選擇。

  電視劇與小說之間的巨大差異,最大的爭議點基本都集中在“子君”身上。時代變了,上世紀七、八十年代的香港環境無法照搬到當下,小說與電視劇的表現形式也不能全然互通。小說中的子君雖為全職主婦,卻有不俗的審美,美麗的容貌以及潛在的藝術天賦,這些離大眾眼中的家庭主婦形象有很大差距,容易讓觀眾有距離感。不要把劇中前期的子君當成是亦舒筆下的子君就好。

 

相關文章
精彩導讀
熱門資訊
360免费足球直播 万人炸金花下载 澳门时时彩计划软件 欢乐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二分pk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余额宝收益 竞彩足球比分 时时彩二星单式技巧 时时彩100%稳赚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的押注技巧